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北 京 | 黑龙江 | 吉 林 | 辽 宁 | 河 北 | 天 津 | 内蒙古 | 陕 西 | 山 东 | 河 南 | 安 徽 | 江 苏 | 上 海 | 福 建 | 广 东 | 云 南 | 湖 南
湖 北 | 重 庆 | 四 川 | 西 藏 | 宁 夏 | 新 疆 | 香 港 | 澳 门 | 台 湾 | 贵 州 | 山 西 | 安 徽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评论
【书艺探微60】郭有生:书法的三类对比
admin 2021/7/28
本文导读关键字:书法的三类对比 郭有生

书法的三类对比


/郭有生


   大家知道,书法的美感情趣和思想情感的表现,都是通过对比的艺术处理来完成的。而且对比,也能解决单调乏味问题的唯一方法。美国本·克莱门茨和大卫·罗森菲尔德所著《摄影构图学》中说:“任何一种式样要是用的过久,就会引起厌烦。不断观赏一个形象会使人的精神疲倦,这时候就会要求调换不同的形式来进行调剂。”

   对比有三个类型:字中对比、字邻对比和字群对比。

   字中对比,体现在一个书法文字之中的对比。主要有点画对比、主次对比、布白对比。

   点画对比,是一个书法文字中横竖撇捺等笔画的对比。如粗细、长短、方圆、曲直、欹正、收放、枯润、动静、刚柔、疾徐、方向、连断、稳颤、精糙、整散等对比。特别应当注意方向对比,这是一种潜在性的对比,在行草书中,因为一个字中,有多种造型,如近椭圆形、半圆形、三角形和菱形、梯形等,往往给人以方向感,所以能形成方向对比,如“花”草书,在多次使转中,有菱形或椭圆形等的组合,显示出不同的方向而形成对比。对比,还有一些特殊情形,即一个因素其相对、相反的对象,不是一个,而是多个。如点线可形成对比,点面也可能形成对比,线面也可能形成对比。书法中的面,一个点大到一定程度,一条线粗重到一定程度,或者因涨墨,因结字过紧,都可能形成面。点画对比,一般来说,要达到如下目标:1·符合多样统一的美学要求;2.要形成笔势;3·要为风格目标做出对比选择;4·要适应情景题旨的抒情审美趣味。

   主次对比,一是指主笔和次笔所形成的对比。其主笔,在艺术中称为“趣味中心”,对此不同的艺术中有不同的名称,如绘画中称为锁笔,所谓锁笔如烟柳溟濛, 偶著桥梁, 松杉蓊郁, 中安精舍,使人神注其间” ,诗歌中称为诗眼,所谓诗眼就是最精炼传神的一个词或一个句子。书法中的主笔也是如此。一般来说主者当强化,次者当弱化。主者当凸显,次者当淡化。二者一般形成衬托关系,使主者处在优势地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主笔一般是单笔,有时也可以是复笔。张继曾说一曲破三直,这一曲就能形成主笔;由此推论,也可说一重破三轻,一淡破三浓,大约排叠笔画都如此。还有一种排叠,是节奏性的排叠,那些犁沟、岩层、梯田,往往具有启发性。倘若笔笔变,反而淹没了主笔,其意义只是符合多样统一的美学原则。

   书法主次的对比,一定要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中,是朦胧还是鲜明,各有其艺术价值。黎炜在《格式塔心理学原理·中文版译序》中说,“在具有一定配置的场内,有些对象突现出来形成图形,有些对象 退居到衬托地位而成为背景。一般说来,图形与背景的区分度越大,图形就越可突出而成为我们的知觉对象。例如,我们在寂静 中比较容易听到清脆的钟声,在绿叶中比较容易发现红花。反之, 图形与背景的区分度越小,就越是难以把图形与背景分开,军事 上的伪装便是如此。”我们所说的主笔,就是一种特殊的“图形”,而次笔就是“背景”。主笔和次笔,在对比中,对比越强烈,区分度就越大,主笔也就也突出。如主笔形成长短对比,或粗细对比等。从艺术效果来说,如古人所言“纵则为狂逸,收则为细谨。”

   主次对比,要注意三点,一是单独对比和复合对比的选择;二是习惯性主笔和反习惯性主笔的艺术处理,三是整个诗文的主笔具有相同的对比倾向,则往往蕴含着其诗文的思想情感,这是关乎到小情趣和大情趣的不同。如曹全碑中以蚕头燕尾为主笔,贯穿在整个文字中,所以能表现情绪激昂,精神振奋的时代内涵。

   而对主旁与次旁,如同附丽说,所谓附丽,“附者立一以为正,而以其一为附也。凡附丽者,正势既欲其端凝,而旁附欲其有态,或婉转而流动,或拖沓而偃蹇,或作势而趋先,或迟疑而托后,要相体以立势,并因地以制宜,不可拘也。”这是说主次之间,也应当有对比变化。主旁与次旁的对比,如果是左右结构的字要注意两种形式,一是对称平衡性对比,这种对比可以表现庄严、神圣、静穆和安定一类的书法主题;一是非对称平衡性对比,也即美学中所说的均衡,左右两面大小不一,但通过位置的安排、形态的处理、墨色的变化,来达到视觉力感的平衡。上下结构的字,每一部分的重心是否在一条线上,也会产生种种不同的对比。而完全打破平衡,往往能增强文字的动势。全包围结构,也可内外处理成一种对比关系,如内散外整,内部偏旁可以写得每一笔画各具情趣,但没有连贯性,似乎有些散乱,但在包围连贯的线条中,必定给人协调统一感。

   还有一个对比就是主形与次形的对比,比如一个字在草书中,纵横牵掣、钩环盘迂的使转中,由于线的交叉连接而会形成多个形状,或正圆或椭圆,或三角形或不规则图形,必以一个形状为主,其它为次。

 

   一个字,人们习惯称为一个小章法。既是章法,就要讲究疏密,形成虚实对比,在欹侧、开合、收放、松紧中,实现布白的艺术化。比如一个松紧对比,就有上紧下松、上松下紧,左松右紧,左紧右松等种种不同。一个“月”字,中间的两小横,就可以聚集在上下左右几个方向,如同画面上布局图形一样,而背景空间自然各有情趣。同时,要注意文字形态的各种变化,或长,或方,或梯形,或菱形,或三角,或圆形,如同大章法中整体文字形成的轮廓线。还要注意笔画贯气,用墨浓淡等清代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说,可资借鉴:“凡作一图,若不先立主见,漫为填补,东添西凑,使一局物色,各不相顾,最是大病。先要将疏密虚实,大意早定。洒然落墨,彼此相生而相应,浓淡相间而相成。拆开则逐物有致,合拢则通体联络。自顶及踵,其烟岚云树,村落平原,曲折可通,总有一气贯注之势。密不嫌迫塞,疏不嫌空松,增之不得,减之不能,如天成,如铸就,方合古人布局之法。 

   字邻对比,是指一个字和相邻的字构成的对比。如上一个字是正,下一个字不妨欹;上一个字大,下一个字不妨小;上一个字用笔重,下一个字不妨用笔轻。这是追求一种组合美。如某人写“而峰高如剑”,“而”取横势,如虫卧地,有向下之趋势;“峰”取纵势,其“山”在上,中间一竖突出,形成三角形,大有“刺破青天锷未残”之势,这正点明了三角形的方向性,以及向上的冲击动感。这样有一上一下的潜在性对比。曾记得哥特式建筑的教堂,人们认为“这种以高、直、尖和具有强烈向上动势为特征的造型风格是教会的弃绝尘寰的宗教思想的体现,也是城市显示 其强大向上蓬勃生机的精神反映。”杜甫有句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就是“黄鹂”和“翠柳”,“白鹭”和“青天”组合所形成的组合美,二者互为映衬,相映成辉。书法中,涉及到人们这么三种心理:一是变化审美心理,如黄果树瀑布再好,你也不愿意永远观赏这一个景色,所以你的脚步不会停在一处;一首歌曲再动听,你也不会永远只听这一首,你会选择新的优美旋律来欣赏;所以追求字邻对比符合人的欣赏心理。第二,不要都一字一对比,要注意人的持续审美心理,比如人对美味,你只尝一口,是不会满足的;你在紧张忙碌后,只有三五分在通幽曲径处休闲漫步,也会感到心理不适的。第三,灵活审美心理,也即不要变化过于规则,否则就会让人觉得有些呆板。

   字邻对比主要有造型对比、字势对比、大小对比、轻重对比、动静对比、刚柔对比、纵敛对比、枯润对比、Z形线与S形线对比,即使转对比等。比如造型对比,一横势一纵势,一三角一圆形。这种对比,要注意一个文字边线或边旁的处理,已达到我们所追求的造型。

 

   字群对比,常见的有轻重对比,动静对比、枯润对比、松紧对比等,是体现在章法上的一种对比。比如人们常说的墨段,就有全枯墨段、半枯墨段和微枯墨段,其全枯墨段就能形成鲜明的润笔字群和枯笔字群的对比。说到用墨,还让人联想到黑白摄影中的色调图谱,由黑到白分为九个色调:黑——深暗灰——暗灰——浅暗灰——中灰——深浅灰——浅灰——极浅灰——白。书法也说墨分五色,其中浓淡,正应对这个色调图谱,也能形成字群的色调对比,如康里巎巎《十二月十四日致彦中贤友书》中,我们就能体会到这一点。清代沈宗骞说:“ 墨著缣素,笼统一片,是为死墨。浓淡分明,便是活墨。”再如行草中疏密对比,两行结合的很紧,每一行都有笔画或偏旁穿插在另一行,给人一个整体的感觉,所以显得行距密,而另外的一行却在留有鲜明的空白中独立出来,就显得行距疏。再如笔段对比,有七八个字为一个笔段,有两三个字为一个笔段,这样形成笔段大小和疏密的对比。

   字群对比,能形成节奏,如独立节奏(笔段节奏,墨段节奏,轻重节奏)、复合节奏(如急缓节奏中,同时蕴含欹正节奏),渐变节奏,辐射节奏(如扇面)。从另一个角度,还能分为内敛节奏(小对比)和外放节奏(大对比)。节奏的功能,主要是为了达到和谐性、运动性和抒情性。

有许多对比,往往蕴含着多重对比,而且也适宜在这三类对比中应用。比如质感对比,我们传统中有筋骨血肉之说,有骨则刚,有柔则柔;有筋则紧韧,有血则松软。我们联系自然质感来体会,更有光滑的、粗糙的,凹凸的、平展的,干枯的、湿润的,娇嫩的、苍老的;粗犷的、精细的,我们在表现某种情调的时候,可以偏于一隅,反映人的独特的审美情趣;也可形成对比。让人的欣赏心理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有的舒坦,如光滑的;有的能给人一种震撼感,如粗犷的;有的唤起一种亲昵感,如娇嫩的,等等。而人的感觉又是互相联系的,一种实在的感觉,往往会唤起另一种幻觉性的感觉。如娇嫩和苍老是一种视觉感受,也是一种触觉感受;看到凹凸的线条,你会联想到走路时起伏不平的路面给人的感觉,看到粗犷的线条,你会感觉到一种重量;反之亦然。这样自然蕴含了多种对比。如粗犷和精细对比,也是厚重与轻巧的对比,是拙涩与甜腻的对比。影响书法点画质感的,往往和用墨的浓淡枯润、笔势的曲直轻重,甚至文字的大小疏密有关,所以自然可以用于每个类别的对比。

   此外还有笔中对比和章法对比,就不一一细谈了。笔中对比如先重后轻,或先轻后重;起方收圆,起圆收放;先提后按,或先按后提等等。章法对比,如落款与正文的对比;如有些楷书,行列字距都大,给人字字太过独立,有松散之感,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能留比较宽的边幅,这些字就有聚拢感,这样还能形成鲜明的黑白对比。

   

   总之,这些对比要和谐统一,不论远看近观,都美不胜收。古人说:“有近看好而远不好者,有笔墨而无局势也。有远观好而近不好者,有局势而无笔墨也。”这值得思考。

   也许有人说,这样讲究对比,有错彩缕金之感,不是太做作了吗?其实,有没有理论支撑,人们在直觉、随机和无意识中创作,其结果一定是不同的。

   在笔法、结字中应用对比,有成就的书法家一定会形成自己的一套,你去学习一定会少走弯路,但亦步亦趋,就会束缚、丧失自己的创造性思维,这也是应当注意的。

 

 



0
协会简介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主办: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icirs.gov.hk/csci
版权所有 2016 ©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香港总部地址: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
    电话:00852-30623063
西安总部地址: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
    电话:13720618153(小琴)13709206096(赵记者)
    邮箱:850993707@qq.com